陰暗臉

所有一切都比你想像得更複雜,你只看到了事實中的一點點。你所做的每一個決定都促使成千上萬的關繫在變動。你可以在任何時候選擇毀掉自己的生活,但也許你20年也不會明白...
你也可能永遠不能追溯到它的開始,而你只有一次機會去把它做好。試著去搞定自己的婚姻吧。大家都說沒有所謂的命運,有的只是你所創造的東西,即使世界年復一年地轉動,你也只是這一世界里極小的一塊碎片。
你們大部分的時間都留在的生後或者生前,但當你們或者的時候,你只是徒勞地等著浪費幾十年去等來自某個人或某件事的一個電話 一封信或一次見面來使自己心安,但那從來都不會或者似乎要發生,真的不會,所以你再次花時間去茫然地後悔或茫然地希望接下來會遇上好事情。
讓你感到自己不是與世隔絕的;
讓你感到自己的存在;
讓你感到自己是被愛的。
而事實是我很生氣;
而事實是我很傷心;
而事實是我覺得我他媽被傷害了很多年了。
而同時我還一直假裝我自己沒事兒去適應,去...
我不知道這是為什麼,也許是因為沒人想要聽我悲慘的遭遇。因為他們有他們自己的不幸。
你們都滾他媽的蛋吧!
- 阿門
Everything is more complicated
than you think.

You only see a tenth of what is true.

There are a million little strings
attached to every choice you make.

You can destroy your life
every time you choose.

But maybe you won't know
for 20 years and you may never, ever trace it to its source.

And you only get one chance
to play it out.

Just try and figure out
your own divorce.

And they say there is no fate,
but there is, it's what you create.

And even though the world goes on
for eons and eons...

...you are only here for a fraction
of a fraction of a second.

Most of your time is spent being dead
or not yet born.

But while alive, you wait in vain...

...wasting years for a phone call
or a letter or a look...

...from someone or something
to make it all right.

And it never comes, or it seems to,
but it doesn't really.

So you spend your time
in vague regret...

...or vaguer hope
that something good will come along.

Something
to make you feel whole.

Something
to make you feel loved.

And the truth is...

...I feel so angry.

And the truth is...

...I feel so fucking sad.

And the truth is, I've felt
so fucking hurt for so fucking long.

And for just as long,
I've been pretending I'm okay...

...just to get along, just for...

I don't know why.

Maybe because no one wants to hear
about my misery...

...because they have their own.

Well, fuck everybody.

- Amen.

Cherry,容許我放膽的問一句,「妳愛我嗎?」我清楚知道現在的我不是因為我獨個兒卧在病床而胡思亂想。只是我在想,假若我們還稱得上男女朋友關係,有些事我想向你說個清楚。

在沙灘上,我向你說過我是一個麻煩的人,那時的妳不斷點頭。上一次whatsapp長篇的對話說出了我是一個總帶著一份執著的人。妳曾說過妳的人本質是把很多東西不放上心,無言中我明白,不過我想誠實地說,「我感受不了妳把我放上心。」

我一直相信每一個人都會把不同的人在心中有一個排名列。排名愈高則表示愈重視一個人。這番說話我本來不想說給你聽,因為假若我道出了,而妳不是由心出發的重視我,我不會感到開心,亦不會感受幸福,這只會令我覺得這關係已枯壞了,從來沒有一個人可以控制別人,只有自己去決定如何去愛一個人,去重視一個人。在我層面,妳重視家人,重視你的朋友都是你的選擇權。我不會干涉。

自從你回到澳門開學,我發覺我們沒有真正的溝面。面少見了不是問題,問題是我們亦多少次真正的好好了解對方,好好說說近況?我從不介意每天給妳提醒一些鎖事,因為我愛一個人,苦口婆心算不上甚麼偉大的事。Whatsapp遲遲不回,不是重點,我亦感受到你會為我而多看whatsapp,但我也說過我不要報到的人,不要豬前豬後,我想要的只是真正的溝涌,真正的了解你,而不只是每天的問吃飯了沒。我發覺我對妳的了解本應隨時間會增長,但我看到的只是沒有變過。我很想多了解妳,了解妳的近況,但一直沒有機會。先不說我有多少了解妳,這四個月,妳對我的近況又有多少了解?我不是要求妳去幫助我,而只是想讓妳了解我多一點,認識到妳,與妳一起一切是緣份,有時候我只想向一個值得我信賴訴訴心事,不求甚麼,她真心的聽就已很滿足。

九月開始,我不斷為自己的將來努力,我努力的學習跌倒,努力的學習站起來,我不斷為自己找更多機會,接不同的拍攝工作,來年我亦計劃再報讀大學,為自己的將來好好編排,要學習的東西有很多,但我一直沒有放棄自己,而現在的我portfolio一點也沒有頭緒也沒有,我很壓抑。這幾個月,閒時會有朋友送上一個問侯,他們有時會說「如果你有心事,可以在這裡放下」有朋友關心是溫暖的,但我多想那是出於妳的問候,我只想向妳說說自己的近況,因為我心中還有妳。這段時間,我也有一些異性朋友問候我,我不是說笑,我真的感受到她們的背後動機,但我很清楚心中有誰,我寧願去等妳有空才說給妳聽,也不會為一時舒發而亂找別人,因為我為的不是要別人幫助我,而是我愛的人知道我的近況。妳說過,工作,讀書不是為了別人,是為了自己。

上一次見面,我也說過十一月我過得不開心,妳說「過了」,沒錯「過了」。但我想跟妳說清楚上一次見面我之所以不開心不是你遲遲才出現。我的想法是「重視」的問題。當我得知你回港,我很開心,因為我們差不多三個月沒見,妳說要待到星期日才有空,不打緊。為了妳我推卻了他們。原因很簡單,我重視妳。大不了我把它推遲,期後自己辛苦少少,因為我覺得能見妳一面是值得的。那天我憤恕的不是妳的遲來。那天我縱使說過十二點打電話給妳,我也刻意較鬧鐘,因為我對妳許下承諾。結果沒人聽電話。然後妳說約了朋友一時半,妳說過只會吃一頓兒,所以我選擇一時半才出門,因為我去旺角也要一小時,縱使我到了旺角我也不介意去等妳,我也不會打電話或不斷用whatsapp催妳,我尊重妳的朋友,我尊重妳,也不想我一個電話而令你們掃興。我憤怒不是因為要等,而是交代問題,那一刻我真的很想走,是因為如果我不問妳,妳不會向我說剛坐下或何時完結。我亦很傻地想,「早知我今日去做野」。見到面,我努力保持冷靜,因為我知道縱使我去鬧情緒,那更顯出我也不對,而我也換了妳的角度去想,除了「對不起」也不能做甚麼,只要見到妳一面其實應該要知足。那一天,我也有向你說我的近況,但到了中斷妳卻說了其他話題,那就算了吧。到翠日我向妳提過臨走前告知我聽,但竟換來一個「我在dorm」。我只想聽聽妳的聲音且已。

表面上我看似交往中,但我開始感覺不了,不是因為距離,不是因為妳的姊妹,也不是第三者。一切皆因我的執著,但無可否認這真是我的感覺,曾經有一位老師形容我,形容我可以獨自在家中閉著自己,也可以出去與不同層面人的溝通,這樣子我是一個難捉摸的人。在愛情上,有時候我很容易了解對方,但對方很難知道我要甚麼。其實我要的很簡單,讓我知道我愛的人真的愛我就足夠。到目前為止我並沒有質疑你不愛我,只是程度上的問題。有時候,我會想妳更為愛妳的姊妹,也是正常。我只是一個男人在妳的二十歲中途插入,也許妳也需要時間悉應我這個人的存在,好好的把我定位妳心中的排名。一個正常人會有家人,會有朋友,所以上次你說下次回港先見我,才說給妳的香港朋友。那刻我有一絲的開心,因為這是愛的表現,但理想向我說,這種關係是不健康,我不應管妳,而是妳的決定。

本打算我去等,去習慣,不說以上的說話,但我在想,如果我這樣做都只是逃避問題,成為不折不扣的懦夫。而我所做的就只是說出我的感覺。妳亦有妳的選擇。而這刻我也可以說我還很愛妳,只是不開心。

其實我多想真正的見面向妳說以上的話語,又令你看這樣多字,然後又要辛苦打字慢的妳去回覆。但我認為不可以再等。從來文字都不能代替面對面的對話。

記住,我不是迫妳,控制妳,妳亦有自主的權利。因為我也知道自己真的很麻煩,對不起。

最後我知道你為paper或考試忙碌,待你真的有心才回覆,我會等的。

天氣真的很涼,我只是吃錯東西才住院,穿得很夠。你也要穿夠衣服,作息盡量定時,吃維他命,和除con也要記得。晚安。

有心

十一月三十一日。

對不起,我不能兌現承諾。

當我意識到自己不能於十一月內推出「愛情」短片的時侯,我很憎恨自己,憎恨自己食言、憎恨自己如此的無能、更加憎恨自己為何如此執著。

十一月份的生活算不上很煎熬,而短片的劇本在十月份已經想好,不過我遲遲不推出短片是因為我希望我所製作的作品是一個令我無悔的作品。有朋友向我說:「有心一定趕到,唔會做唔到嫁喎!」但我真的不能接受自己所推出的作品是為「趕交功課」而做。

以愛情作為短片題材是我自己的選擇,到目前為止我都認為愛情擁有強大的可素性,而且很多人也曾被「愛情」而動情。只不過我還覺得自己與「愛情」還距離很遠,我與它的認識還很皮毛。縱使寫好了劇本,但還覺得有很多東西可以做得更好,就是這個關口令我跨不過,造成今天的錯。

我從來都不會把「忙碌」當作借口,而只有自己能力的問題。這一刻我不能原諒自己,但我之所以發佈這篇文章不是為了乞求有人向我說一聲「加油」,反而我想乞求大家可以原諒我。

我沒有放棄過自己,我知道假若自己還對世界還有一份熱情,沒有一個原因令我放棄 HK’Story。

《Peter》

假如Peter不存在過,我們的生活又會是如何?

「其實Peter佢係唔係好毒嫁?」有人問我。
「佢一D都唔毒,你把口就毒。」我答。

老實說,Peter 給我的第一印象也是一名不拆不扣的毒男。從外表觀看,頭髮六四分界、膚色帶點蒼白、略胖,總穿上一件黑灰相間的格仔外套,一條長到褲腳也有點破舊的淺藍色牛仔褲,然後就是一個不花巧的黑色斜袋。在我認識他的兩年裡頭,他就是日日如此般的打扮上學。我猜不透他是如此的喜歡黑色,還是他是一個節儉到不行的人。

初相識的時候,周遭的同學都愛把他當作開玩笑的工具。取笑他還用有數字鍵的電話、取笑他連臉書也沒有,取笑他對女生沒有興趣、取笑他每天穿長褲是因為他有一雙白滑的美腿。每一次取笑過後,他總送回一個微笑,沒有任何反抗的意欲。故此,他的一靜,換來我們「動多幾棟」。最後連老師也在課堂上取笑他毒到連信和門前的男人也不會向他派卡片。

縱使我們在生活上經常玩弄Peter,其實我一直都很欣賞他。Peter很愛看電影,上至導演,下至演員他都無所不通。每當我們談電影的時侯,他都開始興奮起來,還記得一次我們在校園內本打算趕Project,誰不知我們談了整晚電影。他就是這樣,他博學多材,但從不耀眼。尤如一塊平平無奇的打火石,磨擦了就出現美麗的光花,他就會興奮了,然後滔滔不絕。(男生們不要想歪了)我欣賞他,不是他的聰明,聰明的人大有人在,而是他的敦厚,為人踏實內儉的性格,連英文名字也是普通的,有內涵的男人其實真的很吸引的。(我係女人,仲唔去馬!唉,鬼叫我係男人咩!)

時移世易,學程的完結,同學們都各散東西,在這之後,大家都少了一些,同時間又得到了多一些。我們少了取笑Peter的機會,多了一個面對將來的決擇。

至於Peter也很理想地走到中文大學踏入他的理想之路,而他也「大個仔」了,有了Smartphone,有了臉書。偶爾同學之間也會在Whatsapp互訴生活鎖事。

「最後上線 12/10/2013」
這就是Peter至今最後的上線日期,隻字不留的音訊全無。同學開始擔心,想盡方法找到他,為求一個平安。不過現今社會就是這樣遠,那麼近,到最後我們都找不到他。

「我好掛住同Peter一齊做Project的日子啊!」
這是自從Peter的消失後,同學在群組中的一席話。那一刻我在想,或許Peter一直都不在世上存在過,但他留下了我們人生美好的時光。

懷緬的不再是一個人,是回憶。
Peter 多謝您。

P.S. 死肥仔Peter,唔該您快D同我出現番!

宋冬野 - 鴿子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MeJNnm1d6I

「你以前唔係咁嫁」

#2 「你以前唔係咁嫁」 
--------------------------------------------- 

「早晨!(豬)」 
「早晨!(豬)」 
「做緊咩啊?」 
「掛住妳囉!(害羞)」 
「嘻!(心心眼)」 

剛開始就是這些沒有太多營養的話題把我和妳拉得更近,變得更似情侶。 
時間的摧磨,有些愛已不再停留於話句層面。 
周星馳也說過尊敬一個人是放在心裡的,而不是經常說出來的。 
我相信,愛一個也是。 

「我愛你!(心心眼)」 
「我知道。(_ _ )」 
「…」 
「做咩啊?」 
「無野……」 
「哦。」 

不是我不愛妳,只是我要的愛其實很簡單。 
我生病,不用妳親自來照顧我; 
我工作辛苦,不用妳為我而刮花老闆的私家車(雖然我很想); 
我親人過世,不用你召喚耶穌把他們復活; 
我要的只是一句: 
「你還好嗎?我永遠在你身邊!」 
讓我相信妳還愛我就足夠。 

「你以前唔係咁嫁!(_ _)」 
「我以前係點?(_ _)」 
「總之你變左啦!」 
「咁妳仲愛唔愛我?」 
「愛……」 
「我都仲好愛妳。」 

我不明白,假若大家還是相愛的, 
為何妳會忍心說分手。 
你以前唔係咁嫁,但Elaine 我還很愛你。 
----------------------------------------------

中文DSE 2013作文題目

本卷三題,只需選作一題,不得少於650字 (標點呼號包括在內)

1. 「我曾參與一次活動,當中的經歷令我醒悟過來,明白到『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道理。」

根據以上描述,試以你的經歷和體會,寫作一篇文章。

2. 「孩子不是等待被填滿的瓶子,而是盼望化作燃燒的火焰。」

試就個人對這句話的體會,以「成長」為題,寫作一篇文章。

3. 「今早媽媽打掃的時候,瞄一瞄玻璃窗外鄰居晾曬的衣服,便批評到:『看,那新鄰居真馬虎!衣服還是污漬斑斑,洗得一點也不乾淨。』
女兒聽後,一言不發,走到窗前仔細打量,隨即抹掉窗上的灰塵,說到:『這不就乾淨了嗎?』
媽媽恍然大悟,不乾淨的不是別人的衣服,而是自己的窗子。」

試就這個故事對你的啓發,寫作一篇文章,談談如何消除偏見。

三年就這樣過了。
這三年我一直被憂鬱的情緒駕駛一切,看似感性,其實幼稚到不行。
亦因為幼稚,我作了一件事去令這三件事過得更有意思。
三年裡有些話兒一直烙印於心內:
「每每向人說話的時候,其實同時也在對自己說話。」
「I just Come to Say Bye, Not Come to Say Hi.」
「給點信心吧。」
每當我的天空有點灰,這些話句也不知不覺出現,尤如天空的雨雲,
良久,它會下起雨,打在我的頭上。
下雨沒有把我的心情調好,只會喚醒自己。
我可以選擇傘撐,我也可以任由雨水打到我身上,挑戰自己會否病倒。
重要的是,每一次的風暴的突襲你永遠不能依靠有避風塘的出現,
預期這樣,倒不如把自己的屋子建好,好讓自己經歷一場又一場的狂風歲月。
另外我應該開心的是這三年有不少人很關心我。
早陣子,我身心都完全倒下(其實現在也是),更做了一件愚蠢的事,
找了一位朋友,不求甚麼,只求有一個機會向他人或自己說說內心感覺。
那位朋友不能做甚麼,我更沒有任可期望她能做甚麼。
不過翌日的通話,表面看似給我交代別人對我作品的意見。
其實她想給我最缺乏的東西…信心。
2013年4月25日 1:33 AM

三年就這樣過了。

這三年我一直被憂鬱的情緒駕駛一切,看似感性,其實幼稚到不行。

亦因為幼稚,我作了一件事去令這三件事過得更有意思。

三年裡有些話兒一直烙印於心內:

「每每向人說話的時候,其實同時也在對自己說話。」

「I just Come to Say Bye, Not Come to Say Hi.」

「給點信心吧。」

每當我的天空有點灰,這些話句也不知不覺出現,尤如天空的雨雲,

良久,它會下起雨,打在我的頭上。

下雨沒有把我的心情調好,只會喚醒自己。

我可以選擇傘撐,我也可以任由雨水打到我身上,挑戰自己會否病倒。

重要的是,每一次的風暴的突襲你永遠不能依靠有避風塘的出現,

預期這樣,倒不如把自己的屋子建好,好讓自己經歷一場又一場的狂風歲月。

另外我應該開心的是這三年有不少人很關心我。

早陣子,我身心都完全倒下(其實現在也是),更做了一件愚蠢的事,

找了一位朋友,不求甚麼,只求有一個機會向他人或自己說說內心感覺。

那位朋友不能做甚麼,我更沒有任可期望她能做甚麼。

不過翌日的通話,表面看似給我交代別人對我作品的意見。

其實她想給我最缺乏的東西…信心。

2013年4月25日 1:33 AM

一、
在很久以前我對自己說過三項鐵人賽的故事。
意思是指自己的能力根本吃不消繁重的工作,
吃不消不是因為胃口太少,而是消化系統很差。
每每我認真看待自己手頭上的工作時,總會挑剔自己,說些不是。
久而久之,我就這樣跌進無底洞。
二、
幸好我走了一趟旅行,小小的行李,50mm的定焦相機。
我刻意不帶上廣角鏡是因為這趟旅行我要好好的放鬆自己,
要拍就拍微小的。
沒有廣闊的陽光與海灘照片,更沒有臨別機場的離境照片。
因為我在香港還有很多的包袱,這一趟只是稍為放一下。
回港再次背起它們。
21-2-2013 20:15pm

一、

在很久以前我對自己說過三項鐵人賽的故事。

意思是指自己的能力根本吃不消繁重的工作,

吃不消不是因為胃口太少,而是消化系統很差。

每每我認真看待自己手頭上的工作時,總會挑剔自己,說些不是。

久而久之,我就這樣跌進無底洞。

二、

幸好我走了一趟旅行,小小的行李,50mm的定焦相機。

我刻意不帶上廣角鏡是因為這趟旅行我要好好的放鬆自己,

要拍就拍微小的。

沒有廣闊的陽光與海灘照片,更沒有臨別機場的離境照片。

因為我在香港還有很多的包袱,這一趟只是稍為放一下。

回港再次背起它們。

21-2-2013 20:15pm

就看自己能打造出多長的路,
一個機會製造另一個機會。
「再見」正式開工。

就看自己能打造出多長的路,

一個機會製造另一個機會。

「再見」正式開工。